ALIVE TUEN MUN TIN SHUI WAI YUEN LONG Like us!
ALIVE FORUM Facebook Fanpage
ALIVE FORUM » ALIVE 國際時報 » 上海最大保險公司:泛鑫 美女高管外逃僅攜款 (2013年8月31日)

上海最大保險公司:泛鑫 美女高管外逃僅攜款 (2013年8月31日)

上海最大保險公司:泛鑫 美女高管外逃僅攜款 (2013年8月31日)
上海最大保險公司:泛鑫 美女高管外逃僅攜款 (2013年8月31日)



【導語】

《CCTV 中文國際》:主要簡述泛鑫高管陳怡的違法行為和她已在斐濟被捕。

《新華網》:主要透過專訪對話,透露陳怡犯案的動機,並交代了事件的發生時敍。

《大公網》:強烈批評陳怡的違法行為,並籍著事件揭發中國的保險從業員守則所存有的漏洞。

注意事項:《CCTV 中文國際》和《大公網》都根據方間流傳,報導泛鑫高管陳怡私攜 5億 元人民幣潛逃。而在《新華網》的專訪內容中,陳怡表示自己只攜款700萬往斐濟。



中國《CCTV 中文國際》報導:

Click to share



中國《新華網》報導:

泛鑫美女高管外逃僅攜款700萬 業務屢屢違法身心俱疲

提前兩個月策劃潛逃、辦理綠卡,已獲瓦努阿圖國正式身份;專案組行程萬堸l緝其僅用60小時

日前,上海最大保險中介機構的美女高管陳怡攜5億元人民幣巨款外逃的消息引發關注。上海市公安局日前披露了“美女高管攜款潛逃案”部分細節和追捕過程。

據稱,涉案公司擅自將壽險產品變造為固定收益理財產品,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警方證實,陳怡在外逃時攜帶現金並非5億元人民幣,而是折合人民幣700萬元的外幣和一些奢侈品。

上海泛鑫保險代理公司“美女高管”陳怡自今年6月起已策劃外逃。7月,資金鏈斷掉的陳怡外逃,其行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8月19日,已逃往斐濟,並準備前往他國的陳怡在機場被抓獲,並被中國公安機關押解回國。

專訪對話

“真有五個億我也不用走了”近日,陳怡在看守所首次接受媒體採訪,講述自己的創業經歷和逃亡過程。
“本來還有僥幸心理”

記者:經營時有沒有考慮到後來的結果?

陳怡:
最早的時候也做了一些鑽漏洞或者是違規的事情,我總覺得這是一個公司的事情,沒想到最後有這麼大的惡劣影響。
(我)在很無奈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走到現在,如果停下來,公司馬上就要面臨倒閉或是不能再發展了。我本來還有一些僥幸心理,希望做大以後,通過其他方式來彌補損失,從而可以挽回局面。

"背著負擔不能停"

記者:中間沒有機會糾正錯誤嗎?

陳怡:
其實我一直也想轉型,希望能夠把這種違規的長險短做變成真正的保險。如果條件好,如果(投保)金額有限,還是有能力去支付長期保費。但很多事情事與願違,因為(先前)具體的業務經營不是我管,我只負責後期財務方面的管理。等我全面接手的時候,已然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我就像背負著沉重的負擔,只能往前走,不能停下來。

"業務屢屢違法"
  
記者:為什麼要外逃?

陳怡:
我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想把公司股權賣掉來補償,還有就是讓公司轉型,我做了很多工作但效果不佳。
我每天都面臨原來的一些後遺症,不斷要給客戶兌現,資金壓力太大了,我很難承受。而且後期,(我)也發現前期他們在做業務的時候做了蠻多我不清楚的違法事情,讓我無法承受。我身體也不太好,身心挺疲憊的,所以想離開了。

"想逃得越遠越好"

記者:對出逃的後果有考慮過嗎?

陳怡:
也沒有多想,我很後悔,但我覺得如果我留在這媯痕G可能也是一樣的。可能有那種僥幸心理,認為我走,只是我個人的離開,沒有想過是這麼嚴重的後果。我回來以後,他們都說我成了名人了。

記者:外逃之前做了什麼準備?

陳怡:我也沒有什麼特別長遠的規劃,所以不是老早就精心準備,當時想要離開的時候就想盡快到那堙A能走得越遠越好。

在地下錢莊換外匯

記者:外逃時是否帶了5億人民幣?

陳怡:我通過一個中介介紹,在地下錢莊換了一些外匯。(帶走的)貴重物品,就是這幾年陸陸續續買的一些包,衣服。現金只有近千萬,如果真有五個億,我也不用走了。

"不想連累無辜者"

記者:有沒有想過會被抓回來?

陳怡:想過,也許會被抓住。當時是被移民局扣住了,也沒有告訴我是公安局抓我,我以為只是護照或其他的問題。但我想如果是公安的話,我也算解脫了,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對公安我也是供認不諱,我知道的要交代清楚,不希望連累到無辜的人。

案發經過

8月12日•報案

涉案公司或虛構理財產品
據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有關負責人介紹,這一案件線索來源于上海保監局的日常監管。
8月12日下午5時左右,上海警方接到上海保監局的報案:上海泛鑫保險代理有限公司擅自將壽險產品變造為固定收益理財產品,並大肆對外銷售,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怡、公司顧問江傑已離境,有攜款潛逃嫌疑。
警方連夜對泛鑫公司相關人員調查取證,在掌握確鑿證據後,迅速成立專案組,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立案偵查。
上述有關負責人透露,具體構成何種罪名,還需要進一步偵查確定。
據上海市公安局透露,從2011年起,泛鑫保險借代理20年壽險和10年壽險的名義,虛構理財產品,向客戶銷售,簽訂的也是理財合同,並非保險合同。根據這種理財合同,3年的時間,客戶能拿到6%-12%的回報。
目前警方已要求泛鑫公司停止所有產品的銷售,配合警方調查。

潛逃
8月17日•追緝

繞道韓國赴斐濟規避追蹤
經偵查,警方摸清了二人出逃軌跡:7月24日至香港,停留5天後,于28日飛往韓國,當晚乘飛機飛往斐濟。
上海保監局向警方報案之時,陳怡已身在斐濟。
實際上,從香港有直飛斐濟的航班,但是陳怡選擇了繞道。警方判斷,這是有意混淆視線,規避追蹤。
警方稱,陳怡並不是倉皇逃跑。
警方查明,從今年6月開始,陳怡感覺公司不行了,已有了潛逃的想法,並進行了精心準備。
她首先和江傑辦理了移民公證,收集了十幾個國家的移民資料,包括哪幾個國家可以落地簽證。
警方還查到,陳怡二人在境外開設了多個賬戶,通過黃牛兌換了大量外幣。
出入境記錄顯示,二人兩年間曾多次到相關國家實地考察,選定移民地區。
二人還辦理了境外綠卡,在潛逃之前,他們已取得瓦努阿圖國的正式身份。

追逃
8月19日•抓捕

再晚10分鐘就會失之交臂
上海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介紹,這次追緝嫌疑人的過程可謂驚心動魄。
在專案組提請下,公安部向全世界190個國際刑警成員國發布協查通報,特別對斐濟及周邊的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進行了情況通報。
8月17日,中國公安機關掌握了二人在斐濟的行蹤,公安部會同上海市公安局組成11人境外緝捕工作組分別從京滬乘機到香港會合。
由于之前從上海飛往香港的過程中出現晚點、超員等情況,工作組沒有趕上當天下午香港飛往斐濟的最後一班航班。
從中國前往斐濟,只能從香港或韓國中轉,而且每周都只有兩個航班,一旦錯過,就要等幾天時間,嫌疑人也就可能逃走了。
工作組決定取道新西蘭,但新西蘭不能辦理落地簽證。在公安部的支持和新西蘭駐中國警務聯絡官的幫助下,幾經溝通,在飛機起飛前5分鐘,工作組才得到對方首肯,辦理了香港至奧克蘭的航班。
到達斐濟恰逢當地周末,移民局不上班。中國駐斐濟大使館的警務聯絡官,幾經周折,聯係上當地移民局局長,協調將陳怡等人的護照作廢,並對邊境布控。半小時後,陳怡和江傑達到機場,準備登機前往他國。在通關時,他們被出入境部門控制,隨後被移交中國警方。
上海市公安局指揮部國際合作處處長董斌說:“再晚10分鐘,嫌疑人就會與我們失之交臂。”

(宋識徑)



《大公網》報導:

泛鑫風波引出保代黑幕“流氓保險中介”需嚴懲

上海最大保險中介——泛鑫保險代理有限公司美女總經理陳怡之前被曝因公司資金鍊斷裂,攜款跑路加拿大,涉及金額近5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泛鑫保險成立於2007年7月,公司自2010年起才開始主營個人壽險代理業務,2011年,該公司完成新單保費1.5億元,業務規模在上海保險中介市場排名第一;2012年新單保費超4.8億元,同比增長超200%,新單期繳佔比超90%。泛鑫在業內以做高端客戶為主,公司代理人部分均有海外留學背景。

此外,上海保監局認定上海泛鑫保代公司擅自銷售自製的固定收益理財協議。上海市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今年3月1日,保監會就曾因其旗下的銷售人員存在銷售誤導問題而對其進行5萬元的處罰。

泛鑫保險女高管終被抓跑路事件引發多人退保

據媒體報導,公安部19日晚通報稱,在我駐斐濟使館支持下,中國警方與斐濟執法部門通力合作,日前在斐濟抓獲涉嫌經濟犯罪的上海泛鑫保代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怡,並於8月19日晚將陳押解回國。

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稱,陳怡潛逃事件可能會涉及近3000名投保人,但仍需進一步篩查。由此可見,陳怡的跑路對泛鑫保險公司的不利影響持續發酵。據悉,潛逃事件曝光不到一周,已有200餘人退保,其中包括不少百萬元級大單客戶。事實上,早在泛鑫保險高管陳怡跑路的消息傳出之初,業界便預計退保潮將不可避免。據了解,不少客戶來到泛鑫保險公司的營業部和辦公地址登記退保,這其中除了有投保保費高達百萬元的投保人外,還有不少泛鑫保險的現任或是前員工。

此外,跑路事件對與泛鑫合作幾家保險公司來說也是一大噩耗。據悉,巨額的經濟損失肯定不會允許由消費者承擔,但是由此引發的群體退保和資金窟窿可能會對保險公司產生不小的震動。當然,名譽上的巨大損失對這些保險公司來講也是毋庸置疑的,這是金錢無法衡量的。

女高管跑路事件暴露泛鑫保險三宗罪

雖然陳怡是否如傳言所稱“攜5億元巨款跑路”還有待證實,但這場由保險代理公司設計的“自製理財產品陷阱”的全貌已經逐漸清晰:通過期繳變躉繳、高額佣金、佣金再投保等手段,保險中介形成一個連環黑洞,迅速做大保費規模,套取保險公司資金,而留下的卻是一個期繳難以維繫的資金鍊,直至資金鍊斷裂高管出逃。而泛鑫保險的三宗罪也浮出水面。

第一,泛鑫保險利用保險公司給予的高達100%-150%的超高佣金和渠道費用(按行業共識,保險公司給予中介的佣金比例不超過15%),以新客戶名義進行投保,以便從保險公司套取更多的佣金和渠道費用,如此循環操作,直到資金鍊斷裂。

第二,泛鑫保險存在擅自銷售自製固定收益理財協議行為。泛鑫在代理期繳產品時,把期繳產品包裝成一次性躉繳型產品打包賣給客戶,並承諾給客戶每年高額返息,到期返還本金。但是泛鑫在收取客戶躉繳保費後,按保險合同分期繳納給承保險企,剩餘大部分保費可能被挪做投資地產或其他領域違規使用,以兌付給客戶承諾的收益。但在這個過程中,一旦投資環節出現問題,就隨時可能出現資金鍊斷裂的情況。

第三,泛鑫保險涉嫌夥同上海部分銀行客戶經理,私自向銀行客戶兜售泛鑫的理財產品。受到高額返佣誘惑,銀行客戶經理會對個人理財客戶推薦泛鑫的理財產品,用高收益吸引客戶簽訂泛鑫“自製”的理財產品。

違規經營頻頻“流氓保險中介”需嚴懲

事實上,在此次泛鑫保險女高管攜款潛逃事件之前,保險中介的各種亂像已經是行業內公開的嚴重問題。儘管監管層多次出台政策加以整治,但是效果並不明顯,還是有不少保險中介機構鑽政策的空子不斷搞“貓膩”,為了追求利潤不惜使出各種手段。此次跑路事件更是凸顯出整治保險中介機構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不管泛鑫保險的“創收”手段怎樣五花八門,怎樣隱蔽,怎樣新鮮,但是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追求高額的利潤。為了這個目的,泛鑫保險不惜多次違規經營,並且根本不考慮“套錢遊戲”資金鍊斷裂後將會出現“龐氏騙局”的嚴重後果,以及對投資者的高收益承諾成空後投資者的巨額損失。由此來看,為了錢泛鑫保險不惜鋌而走險,以身試法,“流氓保險中介”這個稱號泛鑫保險還真是當之無愧。

其實,放眼現在的保險中介市場,此類“流氓公司”還真的不在少數,造成了保險中介亂象頻頻,擾亂市場秩序。這些公司為了獲得保險公司高額返佣,花樣百出,不誠信經營。實際上,作為公司來講,誠信經營是最重要的,只有誠信經營,才能真正的長期的贏得客戶的信賴,獲得理想的市場佔有率。如果不講誠信,在經營上耍花樣鑽空子,儘管暫時獲得了一定的利潤,但畢竟不能長久,被發現是早晚的事。這樣的公司絕對無法真正贏得市場和客戶。所以,這類不講誠信的公司儼然是保險市場的“大毒瘤”,要淨化市場,就必須割除此類“毒瘤”。監管層必須加強對市場和公司的監管,嚴格設定保險中介佣金比例並強化監管,對此類嚴重違規經營的保險中介機構,必須或取締、或嚴懲重罰,以儆效尤。

結語

泛鑫保險女高管跑路事件敲響了保險業整治渠道的警鐘。保險中介管理上仍有許多漏洞,保險公司與中介之間各種不規範的操作,給見費出單的實施帶來了困難。因此中介市場還是需要正確的引導,使其經過大浪淘沙之後更加規範。




相關主題







更多主題...
Views
6486
Share
131
dislike
Comment...
   

Login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7-19 12:34 AM

Processed in 0.01922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廣告查詢 - 聯絡我們 - alive.hk - 純文字版本